这样的人能结婚吗,转载刚看的帖子(转载)

【南京小女孩饿死的真相】孩子一夜敲门,喊妈妈;他饿得躺在马桶上吃屎;下半身因为没有湿尿布而溃烂。 (一户人家的布娃娃挂在小区的铁栏杆上)“孩子们光着屁股一次又一次地拍着窗户”; “大一点的孩子拍门拍了一个晚上,拍了一个晚上她的手能不疼吗?”;小家伙趴在马桶上,满脸都是粪便……邻居们听得清清楚楚,孩子在敲门大叫; “妈妈妈妈...”。南京市江宁区两个饿死的孩子终于被白布裹着抬下楼。邻居们从猫眼里往外看,觉得这孩子很轻很轻。 6月22日,张宇向记者描述了见证过程。张宇和他的两个孩子住在房子对面,都住在小区的五楼。昨日,中国商报记者来到张宇和李文斌(饿死孩子的父亲)家中。门口,两条走廊里丢弃了一次性口罩、手套和鞋套。李文斌家的门口,挂着一面红色的大横幅,上面有两条活泼的鱼,中间写着“安全进出”字样。但是,就是这样一个盼望安全的家庭。发现有两个女儿在家中饿死。 (孩子家的门贴在出入口。)孩子的妈妈今年经常借米面盐油做点小生意,20多岁的张宇,他是社区的两个孩子家里最熟悉的人。张宇于前年3月搬到南京市江宁区麒麟街。他和李文斌住在春村社区街对面。起初他以为李文斌一个人住。去年5月20日左右,一个女人突然在下午敲了他的门。张宇开门一看,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。后来,张宇得知她就是女主人乐某。乐某这次是来借米的。 “你可以随心所欲。”张宇说道。乐某开始在袋子里挖米。此后,乐某一发不可收拾,“饭、面、油、盐、菜”什么都借,一般都是下午三四点。张宇分析说,乐某经常晚上出去,直到天亮才回来。然后我醒来,开始借东西做饭和吃饭。乐某还有时间还借了烟抽。但乐某从来没有开口借钱。张宇这才知道,乐某是两个邻居孩子的母亲,但乐某却很少回家。我们每两周见一次面,然后就消失了。去年,乐某带着钱包、钥匙和身份证下楼,但他下楼时把身份证丢了。张宇拿起一看,乐某才20出头,“今年是21还是22岁。”偶尔,张宇和乐某聊天的时候,乐某会透露自己在夜店工作。今年2月底,李文斌因吸毒被警方抓获后,乐某就很少回来了。 “可能半夜回来的时候我们都睡着了,她还不如孩子的父亲,人没被抓的时候,她经常回家给孩子做饭。”张宇说。张宇渐渐得知,乐某有两个女儿,都非常年幼。有时,张宇隐约能听到对面孩子的哭声。但他最后一次听到孩子哭的时候,大概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。 (孩子客厅的墙上贴着卡通娃娃和小星星)孩子拍了拍门,叫了一声“妈妈”。 55岁的石春祥和李文斌住在一个单位。她住在四楼。石春祥回忆,大约一两个月前,下午2点钟,他听到有人敲5楼房子的门,“妈妈,妈妈”。因为石春香照顾他的孙子孙子,他才不管。晚上11点左右睡觉前,她还听到关门的声音,里面的孩子用手拉了拉门锁,却怎么也打不开。第二天早上5点左右,乐某家的大女儿自己打开门,跑下楼。石春香送孙子上学后回到小区后,看到乐某的大女儿上身赤裸,下身穿着裤子,站在小区保安区。 “那几天天气不正常,我还穿着毛衣,孩子们都光着身子,”施春香说。好心人买了肉包子给她吃,吃了几口孩子就饱了。石春香说家里有一个小,所以有人报了警。片警赶到现场后,因为大女儿出来时把门反锁了,片警只好找了锁匠。住在对面的张宇跟着他进来,愣了愣,“我的小女儿躺在马桶上,全身,包括头和脸,全是屎。”被带回来的大女儿正在喝八宝粥。石春香连忙冲上一碗奶粉递给她,看着垂死的小女儿,她痛哭流涕。 “孩子闻到牛奶味,立刻又睁开了眼睛。”石春香惊喜的发现孩子已经喝完了。喝完一碗牛奶,他又起身。昨天,江宁区麒麟街道泉水社区办公室工作人员沉静表示,他们很快将两个孩子送到了医院检查。警方也开始寻找孩子的母亲乐某。后来,乐某回来了。孩子们带着药被带回家。 (邻居家的门上系着红丝布,用来辟邪和桃枝。) 与乐某同住一室的王玉华说,他是去年3月才搬进来的。一年多来,只见过乐某“夫妻”带着两个孩子在小区里散步。大孩子被李文斌抱在怀里,小孩子被乐某抱在怀里。王玉华的妻子说,有一次我们不在家,乐某就来找婆婆借尿布。原来,乐某家的小女儿尿不湿。有一次,施春香见乐先生不给女儿换尿布,便跑到乐家,让她给她换尿布。 “尿布脱掉后,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,孩子下半身4处溃烂,我说用毛巾擦,她妈妈说没有毛巾,我说你不洗你的。”脸”?施春香立即回家,找到红霉素眼药膏带到乐某家,让乐某给孩子上药。石春香深埋怨自己上次没有帮孩子,还拍了一夜门。再次看到孩子可怜兮兮的样子,她的心软了下来。她告诉乐某,下次出门不要锁门,我们的邻居也可以照顾孩子。乐某立即提议将门钥匙留在史春香那里。乐某第一天出去的时候,就跟史春香说我要出去。来吧,在下午 6 点之前回来。结果,下午5点多,施春香端着饭菜,用钥匙打开房门,发现乐某回来了。第二天,乐某没有出门。第三天,乐某依旧出去又回来了,但施春香直到晚上8点才看到她回来。好几天没见乐某回来了。石春香吓坏了。几天后,乐某回来时,施春香将钥匙还给了她,说她永远不会关心孩子。 “我终于放下心了,感觉身上的负担也减轻了。” (乐某电表附有拖欠电费通知书)8月底,孩子的父亲将出狱。泉水社区位于南京市江宁区麒麟街南端。实现利税1600万元,社区集体经济收入突破1000万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15870元。该网站显示,经济发展后,社区以扶贫济困为重点。社区还获得了许多荣誉称号。江苏省文明村、江苏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示范点、江苏省民主法治示范社区、江苏省农村现代化示范村等。社区和居委会主任说,李文斌和乐乐没有结婚,同居。老大是乐某和前男友的孩子。今年2月,李文斌因吸毒被捕,今年8月底就能出狱。李文斌被捕后,社区决定每月给800元钱来救出乐和他的两个孩子。这笔费用交给电影警察监督。警方每周或10天到勒某家检查一次情况。几年前,李文斌的村子被拆迁安置。李文斌有两套房子,还有赔偿金,但在毒品的破坏下,家里的东西都被卖掉了。最后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救。南京两名少女在家中饿死,震惊全中国。 (两个孩子住的楼)21日上午9时,江宁区警方称,麒麟派出所民警探访泉水新村居民乐某(女,22岁,建邺区) ,并找到了他的两个女儿。 (3 岁和 1 岁)都在家中去世。目前,乐某已被江宁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。经查,乐某有吸毒史。他的两个女儿通常由乐某抚养长大,但事发时乐某的下落不明。经过警方全面工作,犯罪嫌疑人乐某已被抓获归案,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。两个小生命在最后一刻用小手拍着门窗求救,很饿,很饿。但收获的是偶尔的警报和短暂的食物。今天,乐某家的门是锁着的,里面一个人也没有。记者从被摘下的猫眼留下的小洞里往里看。只见空荡荡的客厅里堆满了垃圾,墙上还挂着一些卡通娃娃。客厅里的候诊室,似乎在看它,又好像又破了,一闪一闪。走廊的每一扇门都挂着红色的丝绸布以辟邪。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,夹杂着刺鼻的恶臭。风随意的摇晃着红色的绸布,仿佛在发出轻微的诉求!